财牛网财经
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评论 > 正文
朱海斌:预计明年PPI、CPI都在2%~3%
2017-10-30 10:52:58
来源:财牛网财经

  近日,中国经济三季度成绩单已公布,稳中向好态势继续延续。同时,多家外资机构纷纷上调中国经济增速预期,对中国经济未来表现有了更多期待。

  而各界关注的是,是什么因素支撑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且动力强劲?中国所面临的内外部环境又将会对四季度经济增长产生怎样的影响?在目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仍存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又该如何表现?

  带着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10月28日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每日经济新闻、每经智库媒体协办的“新时代·新供给·新动能——2017年第三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专访了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

  房地产投资增速将放缓

  NBD:中国三季度经济数据已经公布,您认为哪些因素对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形成重要支撑力?

  朱海斌:前三个季度经济增速为6.9%,三季度经济增速为6.8%,今年中国经济整体超预期表现。

  对于经济增长主要的支撑力,如果细分的话,一个因素是今年消费和服务业增长非常的稳定,仍然是经济发展中最重要的一个稳定器。第二个因素是外贸形成很强的一个支撑,进出口对GDP的贡献由负转正。

  第三个因素在于房地产投资,因为房地产投资占整体投资比重20%以上。今年房地产市场中,房地产销售下行是符合预期的,但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前9个月同比还在8~9%,这甚至比去年全年7%还要强,这个在经济的表现中是比较重要的因素。

  NBD: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出现复苏迹象。您如何评价四季度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对中国经济有哪些影响?

  朱海斌:今年的外部因素相对比较有利。这一次的经济复苏实际上是全球性的,80%以上的国家现在的经济增长都超出潜在经济增长率,这是今年非常积极的一个变化。美国、欧洲都表现较好,新兴市场国家像巴西,前两年经济都是负增长,今年也在反弹。这将对中国的外贸、进出口形成支撑。实际上,今年外贸已经是非常明显的触底反弹,而且反弹的力度较大。

  此外,刚才谈到全球经济复苏比较亮眼,这其中,中国本身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年初大家对中国经济相对比较谨慎,而现在一些机构都纷纷上调中国经济增速预期,认为可能会比去年略高一点。

  NBD:看到支撑力的同时,您对四季度经济增速是如何判断的,中国经济还有哪些增长潜力,还可能面临哪些压力?

  朱海斌:从内部来看,服务业和消费潜力仍强,尤其是一些新动能的发展。例如互联网经济、IT、环保类投资、医疗教育等方面的投资将成为支持中国经济的主要因素。预计四季度经济增速在6.7%左右,略低于前三个季度。

  目前来看,需要注意传统投资领域增速下行的压力。首先,目前房地产投资增速比较稳定,很大原因是土地出让保持两位数增长。从房地产本身运行来看,政策调控起到了一定效果,房地产销售的数据逐月放缓。从正常的逻辑来看,说明未来的两三个季度,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会略微放缓,明年可能会到5%左右。

  另外需要关注的是基础设施投资。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表现非常靓丽,有接近20%的同比增速。但三季度已经开始出现比较明显的下行,这和地方政府融资方面,包括PPP等领域规则趋严有关,另外也与今年上半年的财政支出强于下半年有关,这都会影响基础设施投资增速。

  此外,还有一个需要注意的是货币政策。从传统的意义上来说,货币政策是比较中性的,但是考虑到金融去杠杆现在去除的主要还是金融体系内部的各种套利性,这可能也会影响到一部分影子信贷,这对实体经济可能会带来一些影响。

  明年PPI将向CPI靠拢

  NBD:您刚才也提到了有关货币政策方面的内容,您如何看待M2增速与社会融资规模的背离?有观点认为目前货币供应总量不足,M2增速偏低企业融资难现象依然不少,货币政策需要进一步放松。您如何看待?

  朱海斌:今年M2增速下滑到个位数是有特殊原因的,主要是和金融去杠杆相关,所以导致了M2增速比社会融资规模总额增速要差很多。从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来看,现在社会融资规模总额增速是一个更重要的指标,目前这个指标整体是在13%左右,一直比较稳定。

  但实际上,比如像地方债置换、影子银行、影子信贷等,可能有一部分并没有统计进社会融资规模中,如果把这些进行调整,目前实际的信贷增速大概也是在13%到14%之间,比去年有所放缓,所以整个是相对中性偏紧的。

  不过,未来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可能性不大,也并不需要放松。从今年三、四季度的表现来看,货币政策是中性偏紧的,但是实体经济新旧动能转化,以及服务业和消费并没有受太大的影响。

  目前金融领域是双支柱管理,一个是货币政策,一个是金融监管,从两个配合来看,因为现在金融监管是趋严的,货币政策在这种情况下维持一个相对中性,这样就是一种比较有力的配合。如果说两个支柱出现反向,比如货币政策放松,而金融监管加强,那其实两者之间会形成一个矛盾,另外从政策释放的信号来看,对市场也会造成更多的混淆。

  从未来几年继续去杠杆的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对于货币政策的建议是,可以仍然维持目前相对较低的利率环境,然后信贷政策可能中性偏紧。

  NBD:今年2月以来,CPI整体一直在2%以下,您对接下来的物价走势如何判断?

  朱海斌:今年CPI偏低的主要原因在于食品价格的下行。非食品价格中,今年支持CPI的力量之一是医疗产品价格,另外一个是房租价格,这两个指标是比较突出的,其他的指标都相对比较稳定。

  我们判断2018年CPI可能会上扬,最主要的原因是食品价格的周期已经触底回升,对明年的CPI会形成一定的支撑。

  另外一个需要关注的支撑因素是PPI。今年PPI表现非常突出,很多微观层面出现比较积极的变化,其实主要是PPI上扬所致。未来几个季度从趋势上来看,上游的大宗商品价格会慢慢的降下来,推动整个PPI也往下走。

  总体而言,明年PPI可能会与CPI靠拢,但更多的是PPI下行。预计明年PPI、CPI大概都在2%~3%左右。


财牛网专业的财经资讯平台 广告业务QQ 2033090017 广告客服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