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牛网财经
您的位置: 首页 > 公司要闻 > 正文
香港国际自由港地位依旧稳健
2020-08-31 19:01:00
来源:财牛网财经

  作者:冯智麟、刘静雯、路子洋

  一.引言

  经鸦片战争后,香港成为自由港,推行自由贸易的政策。香港从转口贸易起步,发展到现在已是经济结构多元化的自由港。香港之所以能够长时间保持自由港的地位不动摇,主要原因包括:赋税环境良好、通关程序简便、自由开放的金融政策等,大体可概括为货物自由和资本流动的自由。

  但在社会运动、新冠疫情、《国安法》出台等多种因素影响下,近来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和作用受到质疑,被认为在将来会被国家边缘化。本论文综合香港历史地理条件及时代背景,结合对已知风险因子对香港自由度影响的判辨和当前发展的困境与机遇,从内外分析香港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可能。

  二.自身背景

  2.1 区位优势

  1)全球区位优势

  中国香港与英国伦敦、美国纽约三分全球,在时区上相互衔接,纽约开始下班,香港上班,香港下班,伦敦接班,三座国际金融中心可以同时保持整个全球国际金融24小时的运作。

  2)亚洲区位优势

  香港国际机场位于整个亚洲的中腹,从香港至其他亚洲主要国家和城市的飞行持续时间大都不需要超过4小时。

  3)全国区位优势

  香港特区背靠经济迅猛发展的中国内陆,内地为香港提供源源不断的专业人才、资金、生产生活资料,因而使香港拥有巨大的发展和市场潜力。事实上香港和内地是两个不同的金融体系,有利于其建立互相弥补、互相帮助、互相互动的合作关系。

  2.2 历史必然性

  1)英占初期的黑色贸易(1841-1860)

鸦片战争后,英国政府派遣英军登陆香港岛并宣称管治港岛,标志着香港的正式开埠,并在不久后即宣布香港为自由港。随后,英国走私鸦片逆转了当时英国与大清之间的贸易逆差,甚至长时间内支撑着英对中贸易的经济增长点。也正因为香港黑色贸易的兴旺发达,奠定了香港英资的黑色贸易主导地位,而香港因此也迎来了第二个快速发展的阶段。

  2)英占中期的转口贸易与初步繁荣(1860-1941)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伊始,香港的转口贸易进一步发展和崛起, 成为亚洲重要的转口港及远东的船舶工业基地,而这为香港贸易和金融业高速发展扩张提供了准备条件。

  看到广阔的发展空间,英资、法资、美资、日资银行分行相继进入香港,并且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香港境内已有三十余家外资银行,此时香港的贸易和金融业繁荣已初具规模。

  3) 二战后期逐步向制造业转型(1945-1970)

  在日占时期,香港经济近乎处于瘫痪。然而内地东部沿海地区特别是如上海等大城市的商行公司和企业集体迁到了香港避难,为香港发展带来了新的资本和大量专业人才。此时,香港第二产业迅速发展,1959年香港产品出口便占出口总值七成,进入新兴工业化地区的行列。

  4)石油危机后的二次转型(1970-1997)

  由于西方国家的“石油危机”,香港制造业产品的需求萎缩。但随着中国大陆正式宣布改革开放,香港传统制造业大规模向内地转移。从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到1997年主权回归前,港商在内地累计完成800亿美元的投资,合资企业累计超2万多家,直接形成"前店后厂"的专业生产销售和服务模式。香港产业再一次进行了转型,由制造业逐渐调整至以金融业为核心的第三产业。1980年代末期,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逐渐确立。八年后,香港贸易总额超韩国、台湾地区和新加坡,居亚洲四小龙首位。

  5)回归主权后的调整(1997-)

  香港回归后,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实行高度自治,在经历一系列变化之后,香港的经济增长走势在波动中逐步趋缓、外需拉动力趋弱;香港的传统功能被削弱,但又同时催生新的功能与需求。香港回归祖国23年来,旅游业引来黄金发展机遇。1997年访港旅客仅1040万人,而截至至2018年,访港旅客人次已超过6500万,全年与入境旅游相关的总消费约3326亿港元。

  2.3 香港立足于国际的不可替代性

  1)香港是中国外资进出的重要窗口

  香港是外资进出中国的重要窗口和内地招商引资的平台,根据中国商务部官网数据,香港对内地投资占比在2009年占6成以上;而在2019年6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中近七成来自香港。如果中国失去香港这个连接外企或投资者的窗口,对于中国吸纳外资将造成巨大的影响。

  2)香港是全世界最大的证券交易市场之一

  2018年香港有218家公司上市,共募集资金2864亿港元,新募集的股票金额全球第一。香港体制和法制上都与西方有一定相似度,故香港依然是外企进入中国市场优先考虑的地方;而对于中国的企业,在港上市意味着融资时更容易吸引外国投资者。

  3)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有相当程度的风险承受力

  美国国会正式通过的“香港自治法案”使一些人认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受到冲击。然而根据市场反应,从五月二十一号到七月二号,香港股市整体上涨3.5%,高于同期新加坡的涨幅(3.2%);同时中国的主权信用风险(CDS)水平保持在48,在世界上依然处于较低水平。美国明晟公司(MSCI)在5月27日将37支期货与期权合约授权给了港交所,其中也包括一些原本放在新加坡,在合约到期后也将迁到港交所。明晟公司的选择同样昭示着从金融市场的发展来讲,香港还是有极大的风险缓冲力的。

  危中有机的当代香港——风险分析

  由以上论证,我们可以认为这些背景导向香港成为一个自由港,而“自由”的命脉则在于两方面:资本市场的自由和商品市场的自由,分别对应着资金的流入与流出和除特殊商品外基本全免的进出口关税。那么我们不妨认为对香港自由港构成限制和威胁的因素在于资本风险(capital risk)和法律风险(law risk)两方面,从而确定香港在国际金融|||界的地位由这两部分元素主宰导向,由此剖释部分事件对自由经济区的影响。

  3.1 国家安全的挑战和机遇

  修例风波后颁布的香港《国安法》

  从2019年6月开始的香港社会性动荡问题给香港经济和民生带来了不可忽视的打击,直至今日仍未完全风平波息,这导致香港经济发展、司法体系均遭到重创。若要最大程度弱化这种情况带来的影响,在政治方面,必须要强化内地与香港的沟通机制,而六月三十号颁布的《国安法》明显在这一方面加强了力度。那么香港的经济自由性在此次事件中其实是得到了保护的。

  其他国家对崛起中国的戒心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这一大背景下,中国的国家安全难免面临风暴打击。

  2020年6月美国国務卿蓬佩奧对国会表示,“香港不应再享有按照美国法律给予的特殊地位,且日后宣布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实际上,世贸组织承认和赋予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香港独立关税地位同时被中国香港行政特区《基本法》所保障,由不得美国来做决定。

  不怀好意地使用战略性博弈工具的某些国家应该认识到,中国,包括不可分割的香港地区的崛起,建立于对世界趋势正确认识以及把握对基础之上。我们的发展和世界共同的发展休戚相关,所以复旦大学沈逸教授也说,任何对中国的打压,在一定程度上都是跟世界大势作对。

  4.2 经济方面的挑战和机遇

  1)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由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和广东省的广州、深圳、中山、佛山、珠海、东莞、惠州、肇庆、江门九个珠三角城市组成。显而易见,香港这个国际化金融都市和自由港湾自然担任起“领头羊”的角色,一个带领和扶持其他二线城市发展的城市。[9]。

  因为国家致力于打造一个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且坚持“一带一路”,所以香港作为具有自由自治权“一国两制”的国际贸易市场,国家会支持他度过经济难关,而非让它地位不保。

  2)疫情影响

  疫情应该是目前对香港经济造成损失最大的因素,因为由于与内地封关半年,旅游业持续冰封,最近疫情转差,香港政府在入境隔离政策方面有纰漏,如今疫情再次爆发,香港政府需要重视管控疫情。

  政府也针对这次疫情蔓延制定了政策对应。

  3)香港房屋土地问题

  随着香港经济的飞速发展,由于通胀预期加大和房地产巨头的垄断等原因,香港人民并不能很好的解决住房问题,房价过高,房子面积过小,房地产行业实际上发展并不健康,导致民心不稳,投资者疲乏。政府应该考虑开发土地,或者其他的办法必须解决香港人房屋问题,方可突破香港经济瓶颈。

  《1989-2019香港房屋价格的趋势图》

  4)金融科技的应用开发潜在发展空间

  五.结论

  那么综上所述,理论上按照大时代背景赋予香港的特殊的经贸自由的性质,它理应持续发挥自己自由港的特色。但是有些不可预见的世界政治因素,比如从19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到现在科技战,和单方向对香港的经贸关税制裁等都会或多或少影响到其原本的自由性,但这些又是成长中不可预见和避免的,那是否也预见香港地区或从国家角度讲的一种新成长,我们拭目以待。

  
财牛网专业的财经资讯平台 广告业务QQ 2033090017 广告客服